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中国胸壁外科创始人王文林:把一件小事做好

2019-03-30 12:47:2439健康网
核心提示:2018年5月9日,在原有心胸外科的基础上,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王文林主任筹建了中国乃至全球第一个独立的胸壁外科。同年10月27日,他牵头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医疗领域的胸壁外科专业委员会,并任主任委员。

  王文林教授早年就读于第三军医大学,毕业后于第一军医大学完成研究生学业,2000年获得博士学位,随后在中山大学完成博士后工作,此后长期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工作。

  2009年转业至现在工作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任心胸外科主任。上任前,该科室业务严重滞后,临床工作一片空白,连常见的胸外科手术都无法开展。从上任的第一天起,王文林便带领全科人员奋力拼搏,用整整10年的时间将科室建设成特色鲜明的明星科室。

  2018年5月9日,在原有心胸外科的基础上,他筹建了中国乃至全球第一个独立的胸壁外科。同年10月27日,他牵头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医疗领域的胸壁外科专业委员会,并任主任委员。

  在10年的时间中,他做了这些……

  ●他先后完成各类胸壁外科手术将近3000台,其中包括大量难度极高的胸廓畸形手术。

  ●他发明了大量胸壁外科手术,其中包括最著名的专门用于漏斗胸治疗的Wang手术,还包括用于鸡胸治疗的Wenlin手术,以及创可贴手术、Tesla手术、无痕手术、Bleedingless手术等。

  ●他率先开展了桶状胸的微创手术,他发明了专门用于治疗窒息性胸廓发育不良的根治性手术。

  ●他命名了数种特殊的胸廓畸形,对胸廓畸形进行了系统的分类。

  ●他提出了胸廓畸形外科治疗的三大定律,设计了胸壁外科手术的五种基本技巧,共获国家专利53项。

  王文林教授最先提出了胸壁外科的概念,并对胸壁外科的专业范围、手术原则、手术技巧进行了规范。为了推广胸壁外科的技术和理念,他先后到国内50余家医院开展技术帮扶,协助多家医院建立了独立的胸壁外科。他为中国胸壁外科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是当之无愧的胸壁外科创始人。

  王文林教授访谈录

  问:胸壁外科是一个新概念,从去年起,这个概念越来越被人熟知,尤其在传统的胸外科领域,很多医生都开始关注这个概念。作为最先提出了此概念的医生,您的初衷是什么?

  王文林:非常高兴与您探讨这个问题。胸壁外科这个概念的提出,其实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是胸外科发展到今天一个必然的结果。既然有必然性,首先有客观的原因,当然也有主观的因素。客观的因素主要来自当今胸外科的大环境。

  胸壁外科实际上是传统胸外科的一个分支,也就是所谓的亚专业。胸外科治疗范围包括很多疾病,不管是胸腔内的疾病还是胸壁上的疾病都是这个专业治疗的范畴。在最近的20年中,胸外科技术发展非常迅速,胸腔镜的应用成了最鲜明的特色,因此当代的胸外科严格说来应该叫腔镜胸外科。

  由于主要的手术都在胸腔镜下完成,这使得当代的胸外科与以往经典的胸外科有了很大的差异。腔镜外科是技术与资本共同推动的产物。在各种因素的推动下,利用胸腔镜完成的手术必然越来越受到重视,而这类疾病恰恰都是胸腔内的疾病。

  如今各大场合医生们谈论的话题几乎全是腔镜的内容,可见其影响之深远。胸壁的疾病位置表浅,显露良好,一般用不上腔镜。不使用腔镜就没有人关注,这成了当今这个大环境中一道诡异的风景。对胸壁疾病的严重忽视导致了胸外科畸形的发展。

  如今最常见的景象往往是,医院越大,病种就越集中,且往胸腔内几种,医生主要的工作就是与胸腔内疾病打交道,胸壁外科疾病则成了几乎所有胸外科医生眼中的鸡肋,没有人会主动关注这类疾病。

  这一种现象很普遍,以至于很多年轻医生几乎不知道什么是胸壁外科疾病。但是,医院外却存在另外一种景象,就拿胸廓畸形这类疾病来说,其发病率相当高,本来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疾病。

  我们做过粗略的统计,其总的发病率几乎高达1%。这个数据与胸腔内疾病的发病率相比绝对不在一个数量级,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按理说,医院外有这么多病人,医生的治疗水平也应该很高才对。但由于医院内的胸外科医生全都醉心于胸腔内疾病的治疗,这使得绝大多数胸廓畸形病人根本得不到治疗。

  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胸壁外表的美观越来越关注,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患者渴望得到治疗。如今的治疗需求非常旺盛,有需求就有市场,这成了胸壁外科概念出现的客观背景。

  这种背景总结起来可以概括为两方面:一是胸外科医生越来越不重视胸壁外科疾病的治疗,另一个是胸壁外科病人治疗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非常幸运,很早的时候我们就敏锐地发现了这个矛盾,于是便开始着手解决该矛盾,并最终促成了胸壁外科这个崭新专业的诞生。

  当然,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主观的因素,这些因素有我个人的,也有一些著名专家的,比如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何健行教授,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的蔡开灿教授,两位专家都是我的老师,在酝酿成立胸壁外科这个专业的过程中,他们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问:胸壁外科从胸外科中独立出来,是不是可以被理解为一种背叛?背叛意味着决裂,但天然的联系是无法割舍的。您认为二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

  王文林:传统外科专业划分的依据主要是解剖定位,比如常见的脑外科、泌尿外科、腹部外科、手外科、脊柱外科、肝胆科等专业,都是依据特定的解剖位置进行划分的。胸外科的解剖定位同样非常明确,包括胸壁以及胸腔内的各种结构。因此,传统胸外科收治的疾病不仅包括了发生于胸腔内的疾病,同样也包括了各种胸壁外科疾病。随着学科的发展,各种疾病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于是很多亚专业应运而生。

  如前所述,这是客观因素与主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胸壁外科作为一个独立的专业出现在临床上,其研究的内容也主要由解剖定位决定。顾名思义,凡是发生在胸壁上的疾病都属于胸壁外科的研究范畴。

  胸壁外科的出现不可能使无源之水,尤其治疗的疾病可以看出,此专业完全是由胸外科专业中分出来的。从大专业中分出来不能说是背叛,至多只能算是“分家”。像所有形式的分家一样,这个过程很可能并不十分愉快。

  胸壁外科完全独立后,对相关疾病的治疗肯定意义重大,可以使医生彻底摆脱传统胸外科思维的束缚,利用胸壁外科的基本原理救治各类病人。这样等于是增加了工作的专一度或者垂直度,有利于专业技能的提升。

  但是,胸壁外科与胸外科即便完全分开,其天然的联系也依然存在。比如创伤的问题,再比如肿瘤的问题,经常会涉及胸壁和胸腔内两个部位。因此,在研究胸壁外科疾病时,既要有独立的意识,又不能完全孤立。这是学科良性发展的前提。

首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特别策划
热门问答更多